2017年6月27日

鄭鴻旗:在創客空間中的自學與共學

作者/文詠萱,本刊主編。

鄭鴻旗與一群創客(maker)愛好者,創立了創客空間(makerspace)名為「OpenLab. Taipei」,隱身在臺北公館寶藏巖藝術村,每周三在寶藏巖固定聚會,就像是一塊磁鐵一般,吸引共同興趣的人聚集在一起,聊聊天,利用彼此的專業、身邊材料與資源,共同解決彼此的問題。《 科學月刊》於OpenLab. Taipei週三聚會時,前往寶藏巖拜訪鄭鴻旗,聊聊他對於makerspace推廣與經營心得。


《 科學月刊》(簡稱科):創立 OpenLab. Taipei 的初衷與想達到的目標?

鄭鴻旗(簡稱鄭):OpenLab. Taipei 創立初期理念是自學與共學,後來一群人加入共同學習新東西、共同分享資源,解決自己學習上的問題。我大學時於臺灣藝術大學學習科技藝術,對科技、電子等領域知識不甚了解,因此很多東西需要自學,然而,在自學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問題沒辦法解決。其實很多我無法解決的問題,對該領域專業人士來說非常簡單,例如電阻沒接好、程式碼多了一行等,這些問題對他們來說相當容易解決,但由於自己不具該領域專長,遇到問題時會感覺無助、不知道如何解決。

因著這個原因,剛好有一群人具有不同領域方面的專長、同時對創立makerspace 有共同興趣,我們在這裡可以彼此交流自己的經驗知識想法,透過互相交流的方式克服與解決問題,協助彼此完成彼此各自的任務。

科:如有朋友想加入的話,該怎麼做呢?

鄭:我們每周三在寶藏巖工作空間有對外開放活動,可直接至寶藏巖加入我們。若是週三之外的時間想要過來看看,可以在我們的臉書社團(臉書搜尋Openlab.Taipei)上問問看有沒有人在,有人在的話就可以進來一起用。但這裡的資源與工具有些混亂,越常來的話比較會知道工具在哪。這裡蠻缺人手的,還需要花時間去整理。來到我們這邊,若大家找到有可以用的資源就盡量拿去使用。

科:您在張昭鼎研討中提到把makerspace 帶進學校中有一定的難度,對於把makerspace 推入學校的阻力您覺得是什麼?

鄭:最大的致命傷是投入於硬體經費遠大於熱情老師及人才培育。學校的maker 課程預算安排太注重硬體,且軟體並未跟上硬體的進度,例如現在學校在建立makerspace 時,多會希望makerspace 內一定要具備多樣的工具與器材,因此花很多金錢在工具與空間上,沒有花必要的資源在軟體與對此有興趣的老師;沒有經費空間讓有興趣的老師發展,也沒有經費培育新的人才師資,我覺得人才培育與軟體升級其實比硬體更重要。

科:如何打破學校的硬體思維?

鄭:讓第一線的老師能有更多時間帶著孩子動手做,就目前的狀況,學校還需要更多老師去做,且如前面所說的,我們需要花更多的經費在老師身上。有些學校創客空間裡面放了 5、60 台 3D 印表機,卻沒有相對數量的師資與維護人員,那根本就是有問題的,我認為在硬體與人才培育上的經費需重新調整。

在過去有許多類似的例子,像是平板教育、特殊教室等,但通常建出來之後,因為沒有人才養護,無法持續下去。學校裡面若是要推maker 教育,要解決的是第一線老師的施展空間,亦須投注在經費老師與運作。

另外也要讓老師知道,學校與外面社群協作的可能性,透過不同協作平台、分享平台,老師可以找到多資源,不見得要買到很高檔的設備才能開始。
......【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71期】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