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7日

屍情話意― 那些死亡告訴我們的事

作者/林德恩,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。

「死亡」比你想像的更重要
由於科技的進步,各式工具的發明,加上各種社群平台的推波助瀾,使得生物物種的調查門檻得以降低,讓大部份人都能參與,近10 年來各式各樣的公民科學計劃在全球各地大量崛起。


其中最常見也是最為普及的公民科學計劃類型,大多是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公民科學調查,也就是物種出現時間與出現地點的調查。例如歷史悠久、參與人眾多且遍及全球的耶誕節鳥類調查(Christmas Bird Count, CBC)和eBird。這類調查的目的,都是希望藉由每年相同的調查方式,來估算和監控生物的族群現況,了解其分佈位置及族群量在時間上的變化,長期累積下來就能知道某種生物究竟是否面臨生存威脅,或是穩定與人共存。當資料顯示物種族群量呈現長期下降趨勢時,科學家們抽絲撥繭、深入研究,尋找導致族群量下降的主因,究竟是物種的出生率受影響,亦或是死亡率升高。


因為物種族群量的變動,基本上可以簡單視為物種出生率和死亡率的淨差額,當出生率大於死亡率時,族群會呈現正成長,反之則是族群量下降,也就是說物種分佈與數量普查的結果,是物種出生率和死亡率交互影響下的變動現象(圖一)。影響物種出生率和死亡率的因子很多,不容易一一釐清。然而可以知道的是隨著族群量成長,物種的出生率也會跟著快速上升,但由於環境的承載量是有限度的,最終將因此限制了出生率的成長速度,而逐漸趨緩穩定,但隨著族群量成長而同時增加的,還有死亡率,所不同的是死亡率的上升沒有極限,而且動物的死亡率有可能因任何原因,例如某種致死率很高的疾病、天災甚至於各式各樣的人禍(農藥、過度獵殺、棲地破壞等),瞬間飆升至無限高,甚至於導致物種滅亡。換句話說,死亡率的研究和監測非常重要,其代表的是物種所面臨的立即狀況,了解了物種的死亡率和原因,才能適時找出物種免於立即滅亡的可能之道。

「找死」的公民科學家
話雖如此,「死亡」卻是大部份人的禁忌,想要以「死」為議題尋找有志之士加入調查與研究行列,用傳統方式招募的成效極其有限。為此,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研究團隊於5 年前搭上流行熱潮,以一個異於常態、非常規方式推動這個「找死」的公民科學計劃,也就是透過時下最熱門的臉書社群做為平台(四處爬爬走—路殺社,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roadkilled/),憑藉臉書的高連結性、話題性和便利性,逐一串起所有關注此議題的群眾,離開座位和電腦,上路找「死」,再以智慧型手機拍照、打卡和上傳的方式,記錄野生動物的死亡事件。造成動物死亡的原因,並不是只有車禍導致的「路殺(roadkill)」一種死因而已,那為什麼特生中心的研究團隊要推動尋找和記錄「路殺」的事件,而不是鼓勵大家到森林或山區尋找與記錄動物的死亡事件呢?

原因很簡單,因為道路空曠且容易到達,如果有動物死亡在路上或路邊,是相對容易被發現的,但如果是尋找森林或深山中死亡的野生動物,那可就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,因為遮蔽物太多,很難被眼睛發現,而且也難以到達。造訪次數低,被發現的機率也就相對低許多,太難和太高的參與門檻,都會抑制公民科學家的參與率,最終也將影響成效。因此為打破傳統對死的忌諱,研究團隊以「路殺」記錄為出發點,讓參與者先從關懷自身週邊開始,經由簡單記錄的方式,累積經驗來了解哪些路段、什麼季節、何種野生動物最容易被車子撞擊或輾壓死亡(圖二)。有了對問題的基本了解,就能再往下一步尋找可行的解決方式,落實親身參與改善工作,成為一個身體力行的公民科學家。


那些「死亡」教會我們的事
有些人一開始也許只是好奇或覺得有趣,怎麼會有科學研究是記載和探討野生動物的「死亡筆記本」,卻在透過簡單的拍照、打卡和上傳分享後,觸動並開啟心中那一扇求知大門,開始不停的詢問:這隻是什麼動物?如何辨識?為什麼死亡在這裡?是什麼原因造成?該如何幫助牠們?隨著紀錄的增加和環境觀察力的提升,許多參與者才突然意識到,怎麼到處都能發現各式野生動物死亡,而且是在過往未曾注意或直覺不會有動物出沒的地方,死亡的物種類群還遍及所有耳熟能詳或不曾見過、聽過的物種,更驚訝的是死亡原因無奇不有,除了路殺死亡,還有鳥網或釣魚線纏繞死亡、死在水溝中、被人們刻意打死、斷頭、貓狗攻擊死亡、疑似集體中毒的大量死亡和未知的不明原因死亡。原來死亡就時刻發生在身邊,而且都是人們的輕忽、不重視所直接或間接導致。

更重要的是許多的死亡事件,其實正用著無言的話語,在向人們訴說著:死亡威脅已逼近!例如動物被路殺的同時,也代表我們的交通安全有疑慮,因為任何一個用路人都可能為了閃避或是在撞擊野生動物的當下,車輛受損、翻覆或急剎而導致他車追撞,嚴重的甚至也同時會造成人們的傷亡。當動物發生集體急性中毒或毒素累積而慢性中毒死亡時,別忘了地球只有一個,人類是無法置身事外的,各種人類發明、製造和使用的環境用藥、毒物或重金屬,也都在以各式各樣的管道進入我們的體內。今日動物明日人類,動物身上發生的事,正是我們未來的寫照,若能減少各類藥物或毒物的濫用,降低對動物生存的威脅,也就是在維護我們自己的健康安全。

除此之外,有許多疾病是人畜共通傳染且死亡率極高的疾病,如每年冬天總會造成國人緊張和重大經濟損失的禽流感,以及2013 年7 月才再次被記錄到的狂犬病。這些因重大傷病所造成的死亡事件,同樣會在路殺調查時被偵測到,不但出乎意料外的多,而且遍佈全臺。以狂犬病為例,路殺社自2011 年8 月成立以來,在全臺各地記錄了684 件鼬獾死亡資料,其中採樣並經狂犬病病毒篩檢呈現陽性的比例達27%,換句話說沿道路系統撿拾採集而來的鼬獾檢體,在狂犬病疫情監控上,是具有意義和成效的,而且這個重要性逐年增加,在2016年已達到該年度國內檢疫系統鼬獾總檢驗數量的60%,成為國內狂犬病疫情監測非常重要的一環。正因這些意外發現且重要的應用,路殺社公民科學計劃調整了計劃內容,由初始的只調查記錄車禍死亡的爬行類「路殺」事件,逐步擴張到記錄所有陸生脊椎野生動物及陸蟹的死亡事件,並將計劃名稱正式定名為「臺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(https://roadkill.tw,圖三)」,期望透過野生動物死亡事件的公民科學調查與研究,讓事情在初始尚未造成大災難前,就能被偵測到並及早因應或是加以改善。......【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71期】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