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7日

學次方:遊戲世界沒有標準答案

作者/陳其暐,嘗試在混亂的時代當一名稱職的觀察者,關注新媒體的同時,仍然熱愛雜誌與紙本。

三峽的臺北大學前,即便大雨滂沱,仍然有許多學生熙來攘往。附近林立著許多公寓大廈。前來接應我們的是學次方的創辦人之一,藍詩婷。她領著我們進入其中一棟高樓,前往學次方隱藏在尋常住戶中的「據點」。

一進門,雨水尚未從雨傘滴落,林佳瑩的招呼聲便先一步的來到,並早已為我們謄出了採訪空間。這個據點並不大,明亮的房間內沒有傳統制式的黑板、沒有併排的桌椅,取而代之的,是層層疊疊的各種桌遊與遊戲素材,與其說是教室,更像是孩子的遊樂空間。

下午二時,這裡尚未有任何孩子出沒,但已可感受到孩子的氛圍。三大張貼伏在牆上的海報,瞬間吸引了我們的目光。海報上滿佈著各種動畫圖片、稚氣的字體與交錯的箭頭,猜想可能與「柯南」大有關連。藍詩婷興奮的介紹:「這是孩子們的『自由研究』。」這個名詞來自於日本,初衷是為了讓孩子發掘生活中有趣的事物、培養自我探索的精神,讓孩子們自己挑選有興趣的主題做深入研究與討論。議題並不設限,可以是實驗烤餅乾的素材比例,或是觀察公路人孔蓋的各種形狀。在學次方,自由研究成為課堂的一部分,而孩子們用了一學期的時間,彙整出柯南的人物關係圖、明星臉比一比、各種車型大調查,重新發掘了他們對於柯南的認識。

孩子來到學次方,接受的並不是如數學、理化等制式學科的補習,而是學習探究生活的事物。作為一個教育機構,學次方並不太在意孩子們在學科上要拿滿分,他們更在意的,是與孩子們討論生活中的各種議題,像是媒體用詞、環境保護,甚至是前陣子的林奕含事件:「不能因為孩子們年紀還小,就不讓他們知道這些事情。」林佳瑩強調。然而,即便對於成年人來說,這些都不是容易回答的議題,又該如何帶領孩子從中學習?

「 我們不應該去設限問題的答案,而是讓他們去思考,試著去聆聽兩方不同的聲音,或者為兩方去辯駁,我覺得這是在帶一個開放式議題比較重要的概念。」林佳瑩認為這並不容易,因為我們有自己的想法跟價值觀,帶領的人必須要能盡量客觀地看待這些事:「孩子若有不同的意見,不代表他是錯的,他可能是用不同的觀點看待這件事情,但一個老師或一個帶領者如果馬上去否定他的話,那他就會記下來,影響到他未來看待事物的標準。」

將學習與生活、社會議題連結,是學次方的重要課題;而另一個重要的理念,從他們所倡導的標語中便可明顯窺見:「每個人天生就會玩,一起用『玩』來看待學習吧!」我們好奇的是,遊戲如何帶領孩子認識這個世界,使孩子成長茁壯?這樣的理念,萌發於他們對於生活週遭的觀察。

藍詩婷在求學階段發現,有許多人的學習歷程相當痛苦,而藍詩婷本身是學習動機極為強烈的人:「學習應該是快樂的,我想喚起大家學習本身的快樂。」林佳瑩在大學時期幫助過許多偏鄉的孩子、也曾在之前的工作中指導過高社經地位的孩子:「他們無論社會階層高低、擁有的資源多寡,這些孩子在求學的路途上都很痛苦,只為了考試、家長、老師而學習,為什麼他們沒有辦法感受到學習本身的快樂?甚至拒學習於千里之外?」

於是,這些想法成為學次方創辦的契機。學習過程的苦痛與掙扎,是20 歲出頭、分別來自清大與交大的創業三人——林佳瑩、藍詩婷、廖晉毅想極力改變的。他們因為彼此志同道合而相遇,逐漸醞釀出創業的雛形。

林佳瑩和我們分享過去在帶領孩子做設計思考時的經驗,如果課程只單純講述,會讓孩子很難進入狀況,因此她利用各種活動與遊戲引導孩子,讓孩子們能夠熱絡起來,她也因此慢慢體認到:「遊戲,好像是一個可以降低孩子們學習恐懼的好東西。」當她把遊戲同時應用在學科時,也得到很顯著的成效。遊戲,因此成為了學次方的理念主軸。

學次方在2016 年初起步,歷經數個月的規劃與發想,不斷嘗試與修正方向。去年9 月,林佳瑩等人開始全心投入學次方。2017 年初,學次方在三峽臺北大學附近的公寓裡租下了一個空間,擁有了全新的開始。

學次方目前奠基在跨領域課程與遊戲學習,目標鎖定在小學階段的學生。在跨領域課程中,他們會為孩子每個月訂立一個主題,並將各種課程圍繞這個主題,讓孩子的知識相連結。以「野餐」為例,科學課時會探索野餐墊如何因為白努力定律而飛起來;公民課時討論野餐的環保、法國的野餐稅;並討論原型食物,教小孩子如何計算熱量。......【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71期】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