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7日

科學家如何觀看《關鍵少數》?

正在分析航天數據的凱薩琳。(NASA)
2017年1月於臺灣上映的《關鍵少數》(Hidden Figures)電影,描述三位非裔女性在美國太空總署(NASA)不畏性別困境,藉由自身卓越的數學能力,協助完成一次次重要的太空任務。對比於當代臺灣的研究環境,女性科學家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動人故事?

科研人員的工作日常
作者/朱美妃,臺灣大學海洋研究所助理教授。

除了辦公桌桌面都清爽、整齊,相當「不科學」之外,「關鍵少數」對於科學研究人員的日常有不少寫實的刻畫。還有人記得在前期計畫失敗,救回數位太空人後,那詢問載人小艇能否成功回收的對白嗎?這問答對劇情進展可有可無,但對(地球科學)研究人員而言,可是之後要面對天堂或地獄的關鍵。

我目前在海洋研究所工作。海洋被視為「內太空」,但迄今對海洋的探察程度遠遠不及太空;海洋探勘的策略與太空探測相似,動輒就將「一部房車」甚或「幾棟房子」價值的儀器丟入其中;一部儀器的丟失,不僅止如鐵達尼號電影中「海洋之心」沈入海底那般的金錢損失,研究數據的缺失、後續實驗的無限延期、各項檢討報告、儀器新購的經費籌措、現有研究費用的流用等等,光想著這些後果,怎能不為那掉了艘載人小艇的計畫主持人默默掬一把同情淚。遙想孔夫子在馬廄大火後,只問有沒有人受傷,之後卻不問馬;這絕非吾等科研小輩能有的胸襟。
......

桃樂絲(左一)是在美國國家航空諮詢委員會(NACA,美國太空總署前身)轄下的
西區電腦部門(West Area Computers)首位擔任主管職的非裔美國籍女性。(NASA)

瑪麗在1958年成為NASA首位非裔女性工程師。(NASA)
選擇屬於你的道路
作者/陳卉瑄,臺灣師範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。

突破困境。

你也有過想要大喊「不公平!為什麼是我」的時刻,是吧?當時你怎麼做呢?抹乾眼淚想出下一步、毅然放棄回到原點、還是留滯在滿腹的憤恨和委屈呢?

看著這部電影時,那種對抗環境的掙扎和無力,那種快要窒息的焦躁,似乎真實的感受到了。突破困境。這四個字像鳴鐘一般響起,也或許只是潛意識中的共鳴?

身為一個女性科學人,面對的挑戰既單純又艱難。單純,是因為我們要追求的是學術的攻頂,跟社會觀感無關,你喜不喜歡我,可不影響這個研究的價值啊!艱難,是因為這一條路上,還有身為母親「捨我其誰」的責任感、有身為女性師長諄諄叮嚀的天性,更有事業和家庭拉扯的許許多多片段。常常在家裡最讓人難受的的對話就是:「馬麻我不要妳出國……。」

......

【更多內容請閱讀科學月刊第569期】

※科學月刊哪裡買?
.博客來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R030065547?loc=P_005_004
.TAAZE讀冊生活
https://www.taaze.tw/sing.html?pid=21100025836
.PChome購物
http://24h.pchome.com.tw/books/prod/DJAG0N-A9008329S
.誠品.金石堂.金玉堂.諾貝爾.墊腳石.敦煌.紀伊國屋.法雅客.何嘉仁.其他傳統書店

1 則留言:

xm w 提到...

吴文俊的机器证明是个什么东西?

吴文俊先生昨天去世,享年98岁。
吴先生是中国第一位国家科学奖的得主,因为在数学机械化方面的成就。
那么什么是数学机械化呢?就是用计算机完成数学的方程计算和证明。
计算机解方程早已不是新闻。
计算机证明研究在2006年结束。

就是说,机器证明已经失败。因为:
1,只能对已知的几何问题进行“证明”,就是说已经有结果的工作可以用计算机重复性“证明”。没有创新性可言。
2,不能对未知的几何问题进行证明。
3,更不能对其他例如数论微分几何拓扑学问题进行证明。

因为,就目前命题逻辑许许多多的问题没有解决,是不可能对复杂问题进行证明的。
机器证明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把戏。居然获得国家最高奖。你们说,中国大陆数学家有多么坏。

机器证明从本质上讲,不可能有重大创新,因为机器就是机械的方法去完成一些工作。与电脑编写程序没有太大的区别。吴文俊等人搞机器证明获得国内科学大奖是拔高自己的成果。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造假。

美国的哈肯等人用机器证明四色定理,并没有得到数学界的认可。不足以享有崇高荣誉。吴文俊也是一样,如果吴文俊用机器证明了重大猜想,那倒是可以重奖。


钱学森在90年代就写过文章,《大学科的复杂问题》早就指出,全息理论和机器推导是佣人懒汉思想。对未知事物怎麼可能掌握全部信息?并且利用已经知道的定理就完全推导出来。
钱学森的话是符合辩证唯物主义。
而吴文俊张景中等人的机器证明显然违反认识论的。你吴文俊怎麼不去推导一个伟大的猜想?如果你能够利用机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,你吴文俊就是了不起。可是,吴文俊只会造假。

因为搞机器证明的当选院士的还有张景中。吴文俊因为机器证明获得国家最高奖,是不严肃的。如此低劣的成果,竟然得到最高奖,太可笑了。据国际上通行的观念,一项成果,如果不能够产生或者开创新的领域,就不能算重大成果。机器证明的意义是低下的,当然,比陈景润造假要好的多。机器证明不能开拓新的数学。只不过是在已知的范围内循环运动。